您当前的位置 : 新闻综合频道 > 台州深观察

路桥:“孵化基地”怎么办?

责任编辑:陈胜 台州在线 台州网络电视台 发布时间:2019年01月09日 08:06 阅读次数:794次
  • 精彩推荐
  • 今日热点
  • 往期节目
正在加载…
"扫一扫" 随时随地看台州在线
用手机扫描上面的二维码,下载无限台州APP用手机扫描上面的二维码,您可以关注《台州在线》微信公众号
    字号: T | T

      最近,有村民向我们反映,路桥区蓬街镇光明村有一个工业区,是蓬街镇的“家庭工业孵化基地”,基地厂房占地面积十余亩,却未办理用地等相关手续,存在时间已有十多年。事情究竟是怎么回事呢?来看记者的调查。

      这些厂房分布在路桥区蓬街镇光明村的村道两侧,在村路北侧有3家企业,分别是浙江巨凯缝纫科技有限公司、台州市路桥英鹏塑料厂和一家机电加工厂,村路南侧则分布着台州市全明塑料灯饰有限公司和一家纸板箱加工厂。和北侧厂房一墙之隔,就是村民的种植大棚和农田。

      按照村民的说法,路的北侧厂房原先是农田,路的南侧厂房原先为老宅基地,早些年村里把地卖给他人,才建起了厂房。

      在浙江巨凯缝纫科技有限公司,工人告诉我们,老板现在不在厂里,他对厂房情况不太清楚,今年是他在厂里工作第六年,不过他刚进来的时候,厂房就已经存在了,周边的厂房也都建起来了。

      浙江巨凯缝纫科技有限公司工人:“这厂房几年了,应该十几年了吧,十几年了,十好几年了,这边都有的,都有厂房的。都已经有了,这些都有的,我来的时候就全部有了,不是刚建的,我听到说就有十几年了。”

      位于巨凯缝纫科技有限公司隔壁的台州市路桥英鹏塑料厂,企业占地面积约有六七亩,该厂的生产负责人明确地告诉我们,厂房肯定不是违建。

      台州市路桥英鹏塑料厂生产管理负责人:“那如果违建的话,现在拆迁这么厉害,不是早就拆了,那还轮得到我们这样的,还是这样子,对吧,如果要拆的不是早就都拆完了,这周边都在拆,哪里不在拆?如果要拆的话,早就拆完了,而且这房子都建了十几年了,又不是新建的。”

      不仅不属于违建,这位生产负责人还表示,他们当时属于引进来的企业,拿到土地后,才盖起厂房从事彩灯生产。

      台州市路桥英鹏塑料厂生产管理负责人:“那时候镇里面好像统一安排村里面建的,都一起的,这里好像全部都一起的。反正这一片好像都是统一规划的,一起建的。”

      当我们提出能否看一下企业获批建设的相关证件后,生产负责人说,老板现在在国外出差,证件暂时无法查看。村民的说法和企业的说法完全相反,那这一片厂房究竟是否违建呢?我们找到了路桥国土分局蓬街中心所了解情况。

      路桥国土分局蓬街中心所所长林新华:“这块土地的用地情况,基本上可以分为上下两块,北边这块是2006年他们开始建设的,当时2006年3月份他们开始动工建设,2006年9月份的时候我们国土局对它立案处罚,都是违法用地,然后路的南边这一块,也是2006年动工建设的,然后这两块加起来的面积大概是,12000多平方米,全是违法用地。”

      行政处罚决定书显示,被处罚的是光明村村民委员会,案由是非法占用土地,实际占用土地面积6327平方米,其中占地1344平方米的标准厂房已一层结顶,其余4983平方米为填渣。该宗地位于基本农田保护区内,土地性质为非耕地,不符合土地利用总体规划,并作出如下处罚:1.责令退还非法占用的6327平方米土地;2.限在接到行政处罚决定书之日起15日内自行拆除非法占用土地上新建的1344平方米建筑物和其他设施;3.对非法占用土地的行为处以每平方米30元的罚款,计189810元。既然当初就做出了处罚决定,为何厂房后来还是建了起来呢?

      路桥国土分局蓬街中心所所长林新华:“我只能说这种东西,是以前法院不受理我们这块,我们下达处罚决定书以后,法院应该说进一步,如果我们强制拆除,因为法律没有赋予我们这个权利,那我们都要申请法院强制执行的,但是以前有些历史原因,法院不接受我们这块的申请,强制执行申请。”

      林新华表示,光明村的这片违建在2009年第二次全国土地调查后,地类被明确为村庄建设用地,但仍不符合土地利用总体规划。而根据2017年台州市的历史违法用地处置专项行动相关工作部署,历史违法用地全部移交到乡镇街道统一处置。

      路桥国土分局蓬街中心所所长林新华:“现在已经按照历史违法用地处置办法,全部移交给乡镇了,那由乡镇来分类处置,我们现在要配合它,处置把它处置到位,我们2019年土地规划调整的时候,把它纳入计划了,可以调整。”

      为了进一步了解情况,记者来到路桥区蓬街镇,副镇长梁永海表示,这片违建形成是有其历史背景的,当时镇里为了引导家庭工业集聚发展,提出建设家庭工业孵化基地,光明村就是其中的一个点。村里利用老宅基地等废地19.2亩建起了家庭工业孵化基地,引进并出租给全明塑料灯饰有限公司5.137亩、浙江巨凯缝纫科技有限公司5.6亩、台州市路桥英鹏塑料厂6.2亩、纸箱厂2.26亩等四家企业。

      路桥区蓬街镇副镇长梁永海:“当时整块是由政府主导的,主导由村里面下那个,这个企业好几家都是引进过来的,不是本村的企业,当时就是有些发展势头好的,就像现在我们现在说的快要上规模的企业一样,就有意的把它纳入进来之后,有意的让它壮大,然后就把企业做大。”

      蓬街镇向记者展示了2005年的一份文件——《关于成立蓬街镇家庭工业孵化基地标准厂房建设协调工作小组的通知》,通知后附有光明村家庭孵化创业基地土地租赁协议书四份,甲方为路桥区蓬街镇光明村委员会,乙方为王云清、李由明、郏声江、王全兵四人,合同除面积有所不同,其他内容都相同,土地使用年限为50年,从2005年12月30日起,租赁价格按每亩178000元支付。

      路桥区蓬街镇光明村党总支书记应再忠:“我村里的经济薄弱,很穷的,镇里有一个文件下来,叫我们这样的孵化基地搞起来,搞了这几样区块,然后引进企业出租给他们,现在他们这几个厂房对我们工业事业都非常支持,这几年来,然后我还有每年收管理费,增加集体收入,他们问我们土地买过去,他们是按各园区的政策来的,我们当时也不晓得,他说是按各园区政策来的,他们说土地50年,出租给他们50年。”

      虽然初衷是为了发展经济,壮大集体收入,但按照国土的调查结果,光明村的这片厂房仍属于违法用地,那么,镇里对这个孵化基地计划如何处置的呢?

      路桥区蓬街镇副镇长梁永海:“像这个区块,我们明年2019年土地利用总体规划要调整,那个大事大家都知道,要调整,那就抓住这个调整的机会,把这个区块既然已经符合建设用地,那就把它调整过来,调整过来以后,我们就进行全面的实施,然后还有一个村庄规划跟进,如果村庄规划能批得下来,那就这个地方也是工业用地那就可以了,那就可以补办证了。”

      根据蓬街镇提供的材料,他们对于该区块违建初步处置方案为:

      1、土地利用规划调整。将该区块纳入2019年的土地利用总体规划调整。

      2、及时处置。在土地利用规划未调整前,国土部门先行对该处违建作没收处理。

      主持人:违建已经非常明确,但是事出有因,当时这些企业是在当地政府的“引进”“鼓励”下,才落户这里,建起厂房。或许就是因为这个原因,在拆违过程中,当地陷入了两难的局面,拆了不合理,不拆又不合法。我们能够充分理解当地面对这些违建的犹豫,充分权衡利弊,反而能够避免轻率处置,带来更大的决策风险。在这里,虽然违建企业并非完全的无过错方,但这些建筑的使用权益,却基本上可以看做“善意取得”,无论是拆除还是没收,处置过程中,确实应该部分考虑他们的损失。如今,三改一拆进入深水区,需要啃下硬骨头,最终这个“孵化基地”如何妥善落幕或者再度新生,考验着当地政府的智慧。不过,我们更希望以此为戒,在众多决策智慧中加上一条,那就是:合法优先。

    文章来源:台州深观察
    0 /300
    验证码,点击更换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