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新闻综合频道 > 台州深观察

临海:溪中越野酿悲剧

责任编辑:陈胜 台州在线 台州网络电视台 发布时间:2019年03月07日 19:53 阅读次数:805次
  • 精彩推荐
  • 今日热点
  • 往期节目
正在加载…
"扫一扫" 随时随地看台州在线
用手机扫描上面的二维码,下载无限台州APP用手机扫描上面的二维码,您可以关注《台州在线》微信公众号
    字号: T | T

      现在有越来越多人,向往“诗和远方的田野”,用各种各样的方式和自然互动,他们常说的一句话是“再不疯狂我们就老了”,不过,如果任性而为,却可能导致“死亡比老去先来”的悲剧。2月19号下午,警方接到报案,一名男子开越野车涉水时发生危险,男子自己虽成功逃离,但他的妻子和六岁的女儿却不幸被河水冲走。随后各方力量对失踪母女展开了紧急搜救。此事经过网络传播,引起了社会各界的强烈关注,有关心遇险母女是否已经得救的,有好奇车辆为何会开到河水中央的,甚至有部分网民开始猜测这背后是不是有什么阴谋,对此,我们栏目也进行了关注。

      事情发生在临海白水洋镇上元地村的永安溪。2月19号下午16时55分,当地公安接到报警,有越野车陷在水中,车上的人也被困在河水中央。

      临海市白水洋镇常务副镇长救援小组组长何伟成:“当时赶到现场的时候,就是在我们发现河道中间有个男同志站在车顶上,然后当时我们就组织消防公安以及沿线的村干部,我们一起把困在河中间的男子救上岸,是这么个情况,然后之后发现,据男子口述,他还有一个同行的一大一小,他的妻子和小孩就是被水流冲走了。”

      被救男子名叫梁峰,今年38岁,而被水冲走的女儿只有6岁,妻子34岁。

      得知情况后,白水洋镇政府立即成立救援小组,联合公安力量对失踪母女展开救援。为了尽快找到失踪母女,除了政府力量,来自台州各地的民间救援队在得到消息后也纷纷加入救援。

      临海市白水洋镇常务副镇长救援小组组长何伟成:“应该说民间救援队也比较积极,一得到消息,网上微信发的比较多,整个台州的民间救援队,有七八支都过来了,大家都很积极,公益心很积极,我们政府一直组织我们沿线的渔船,一个小渔船一直在河道里面转,再一个我们组织村干部在河道两边都在搜索,到底这个情况,她有没有浮上来,但从现在情况来看,可能情况不是很乐观。”

      2月22日,这是救援的第4天。

      现场结束了连日的阴雨,迎来了短暂的晴天。不过由于几日来持续的强降水导致永安溪水位上涨,水流更急了。

      临海市白水洋镇武装部长李凌勇:“水越来越大,跟出事情的时候相比,现在水位大,水位上升了,上升了一米到两米左右吧,原来这个地方都没有水的,前天这个地方都是(河)滩的。”

      虽然救援难度很大,但是作为民间公益救援队,仙居猎鹰救援队还是每天都会赶到现场协助救援,搜寻失踪人员。

      仙居猎鹰救援队队长张李飞:“还有阳光救援队的,还有飞鹰救援队的,飞马的,还有我们仙居水域的,那像我们猎鹰的,总共有大概6、7支救援队吧,在那里,他们都来了很多人。尽自己最大的力量给他们找,找到为止。”

      永安溪水流湍急,水下能见度差,只凭借冲锋舟搜寻难度很大,救援小组尝试了多种其他方式,家属找来了救援深水潜水员,搜寻的范围也在进一步的扩大。

      临海市白水洋镇常务副镇长救援小组组长何伟成:“村干部的力量再组织一下,有个四五个人一组一起,沿着这条河两边再走一走,这里的水涨得比较快。”

      临海市白水洋镇常务副镇长救援小组组长何伟成:“我们也抱有一线的希望,我们跟广大群众一样,我们也祈祷有个好的结果发生,但是哪怕说有一丝的希望,我们都会尽十分的努力去搜救这个人员。”

      在现场众多的人群中,一个身穿冲锋衣的男子始终站在角落焦急的等待。他就是事件的当事人,梁峰。这几天,除了着急寻找失踪的妻女,他也承受了巨大的舆论压力。“台州一家三口连人带车被溪水冲走”的新闻不断地被网络传播,针对此事,网友也表达了不同的看法。有网友评论“作死,要内疚一辈子了”、“不熟悉路况还是不要去冒险,这一场后悔一辈子”、“开什么玩笑都可以,就不能拿生命和家里人开玩笑”,同时在网络上也有一些揣测,“他是想测试新越野车性能,打算将车开到溪对岸去”、“是不是这男子骗保,脑洞真大,车开到水里”等等,网友的各种议论制造了一个舆论的漩涡。

      当事人梁峰:“也不是说像之前说的,报道上说的测试车辆性能,也不可能说有其他意图,就纯属一次意外的事情,我们平时就喜欢户外的一些项目,我们的朋友都是攀岩啊,户外徒步啊,玩游艇摩托艇啊都玩。有些人不懂,你干嘛好的路不开开水路,就像我们,意思就是说到游乐园你好好的车不坐,你坐过山车,性质是一样的,但既然出了事情,反正也没什么好说的,失误肯定是有失误的,包括什么都有一定的危险性,主要是判断不准确。”

      玩越野是梁峰的一大爱好,他也是当地越野车协会的成员之一,平时,梁峰经常会和圈子里的好友一起调试车子,从中寻找乐趣,他的妻子女儿偶尔也会一起。在他的朋友圈,记者也看到了许多他开越野车四处游玩、遇困、脱困的情况。

      梁锋说,事发前这段时间,他带着妻女四处自驾游玩,并非特地去越野寻找刺激,途径永安溪时,趁着当天难得的好天气他将改装后的福特越野车开到河边游玩。事发当天下午,梁峰还发了一条朋友圈,里面是女儿在永安溪边跳舞的片段。

      梁峰说,第一次涉水越野时车子就被困了,随后他找到了朋友将车子拉了上来。

      当事人梁峰:“朋友过来就救援,就拉出来,当时说就有两辆车就玩一下,对岸那个沙丘开过去,后来在东边那个沙丘过去,再后来(开)回去,西边的那个沙丘也想过去,过去的当中,陷在那里,陷在那里就是我用对讲机叫我那个朋友用绞盘拉一下,他说水流太急,没办法了,(溪水)把我冲了大概100来米了,就是车子被水冲了100来米。”

      车子被冲到下游河中央,紧接着被河水慢慢淹没,车内也灌进了水,一家三口面临着紧急逃生。

      当事人梁峰:“我这边的窗户是开着的,我老婆的是关着的,然后我把她窗户打下去,我说你从窗户逃出去,当时因为一开始这个水就涌进来,她又摇上去了一点,然后她就去后面抱小孩,抱小孩水就漫进来,漫进来了就我们的越野车是两厢的嘛,就从后备箱的门打开,后备箱打开,这个水就是往东边冲,这个水的冲力后备箱马上就打开了,我是看着她(们)飘出去的,当时还心里挺高兴的,已经逃出来了,那后来就我朋友,包括岸上的一些村民,两个村民跳下去,但是水流太快跟不上。”

      记者了解到,越野车在溪滩里涉水飞奔,攀登高坡,或者在泥沙中飞驰是越野爱好者喜欢的项目。在台州目前有不少人参与其中。户外项目一般都有一定的危险性,爱好者们一般都是组团前往,互相有个照应。这次意外事件发生后,对他们来说也是一次警示和教训。

      台州越野狂人协会负责人啊伟:“尽量去外面越野的时候我们结伴前行,要人多一点相互有个照应,然后路况不熟悉的地方,我们一般是先下车,我们先把路探一下,最好不要去冒险前行,还有越野小溪,或者下雨,像这些下陡坡,都需要一定的经验。”

      而对于网络上的一些评论,越野爱好者们也希望,大家多一些理解和宽容。

      台州越野狂人协会负责人啊伟:“现在生活条件好了,每个人的精神享受不一样,大家理解方式也不一样,大家对生活的向往也不一样,每个人都有不同的喜好,要理解这个活动。就跟其他的我们身边发生的,每个人都有不同的爱好,钓鱼跟什么也是一样。属于一种积极向上的健康的活动,按道理说。”

      截止我们节目播出前,失踪的母女仍未找到,救援仍在继续。

      救援小组组长白水洋镇常务副镇长何伟成:“在这里我也想提醒我们的广大群众,还有我们的一些业余爱好者的车友,就是我们在外出行的时候一定要注意自身的安全,我们安全,不遵守安全,不规范到最后是亲人两行泪,我们也希望大家不要贸然的,去做一些没有安全保障的一些涉水越野一些行为。”

      主持人:一个冒失的举动,导致了悲剧的发生,还引发了各种社会猜测和争议。很显然,当事人对于危险估计不足,过于盲目自信,是导致事件发生的主因。或许不少人,会联想到许多不顾后果进行探险穿越的所谓“驴友”,不但将自身置于危险的境地,还浪费了社会资源,这类事件近些年越来越多,各类批评也随之纷至沓来。不过,我们并不想过于苛责当事人,从珠穆朗玛峰上的几百具尸体,到探索太空发生的各类事故,我们能够知道,事实上,人类有探索生存边界和视野的本能,也有寻找和扩展能力极限的动力,这就是人性,人类也因此不断进化,傲立生灵之巅。所以有时我们也不能单纯片面以危险系数来衡量某些行为的对错。只是,踏上任何一条探索的风险之路,我们必须训练自身技能,做好应对风险的充分准备。今天的节目,看了让人一声叹息,希望这血的教训,能带给人们生的经验和启示。

    文章来源:台州深观察
    0 /300
    验证码,点击更换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