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新闻综合频道 > 大民讨说法

椒江:三兄弟的矛盾

大民讨说法 责任编辑:泮昊 台州在线 台州网络电视台 发布时间:2019年03月14日 09:17 阅读次数:87次
  • 精彩推荐
  • 今日热点
  • 往期节目
正在加载…
"扫一扫" 随时随地看台州在线
用手机扫描上面的二维码,下载无限台州APP用手机扫描上面的二维码,您可以关注《台州在线》微信公众号
    字号: T | T

      椒江87岁的徐桂莲原本住在葭沚,两年前,老房子要拆迁,拆迁后徐桂莲获得了拆迁补偿,一套70平方的期房和40万左右的拆迁款。手里有了些东西,家里三个儿子反而有了点嫌隙。小儿子说,两个哥哥盯着老妈手里的钱,不合适。为了家庭和睦,徐老太想把以后的养老,以及日后房子和钱款的分配,给儿子们交个底。

      徐桂莲今年87岁了,两年前,葭沚拆迁,她和老邻居一起住在江南首府小区北面的安置房里,现在,新房还没造好,几个儿子对拆迁款的安排意见不统一,其实,对于今后的生活,徐桂莲有着自己的安排。

      徐桂莲告诉调解员,现在她雇了一个保姆,一年费用大概五万元,加上吃饭看病以及其他开销,一年要花六万多快钱。对于老伴留下的钱以及这笔拆迁款,徐桂莲表示,自己保管自己用。

      徐桂莲说,她想通过这样的安排,一方面能把事情说清楚,另一方面,她也希望通过这样的安排,减少关系已经不是那么和睦的儿子之间的纷争。调解员林文虎总结了徐桂莲的三点意见,第一徐桂莲独自住,第二钱徐桂莲自己保管,第三拆迁获得的房子在徐桂莲百年后三个儿子平分,钱还有节余的话也三个儿子平分。那么徐桂莲的三个儿子对于母亲的意见又是什么态度呢?记者从大到小,询问了徐桂莲三个儿子的意见。

      还没来得及告诉徐桂莲的大儿子母亲的三点意见,对于小弟把记者和调解员叫来,徐桂莲的大儿子有点不高兴。

      徐桂莲的大儿子生气走出了房间。随后,记者叫来了徐桂莲的二儿子。二儿子表示,自己和大哥不是觊觎母亲的财产,只是作为儿子,一直不清楚母亲的钱有多少,在哪里。他们只是想要搞清楚而已。

      调解员林文虎把徐桂莲的三点意见告诉了二儿子,二儿子认可并同意母亲的意见。徐桂莲的二儿子说他和小弟的关系也不是一天就变差的,而是累积起来的。第一件事就是在上个世纪九十年代的时候,小弟直接就拿走了父亲的一套房。

      徐桂莲的二儿子:“原来七十平方集资房,集资房爸过世之后,那边的房子怎么处理,她去住也不像样,三楼,那边是三楼,她去住也不像样,结果那边房子变成小儿子的名字了。”

      听母亲说,小弟给了三万块钱买那套集资房,但是这事他和大哥一直过了二十来年才知道,心里不是滋味。另外,徐桂莲的二儿子觉得小弟有一件事做得不地道。

      徐桂莲的二儿子:“母亲住海湾浪琴,一把年纪了,住那里就住那里,安生点,开始说了没关系,钱还有十九万多,爸过世了之后,钱还剩下十九万多,这钱留下来,这都是他说的,小儿子自己说的,我们都没经手。他说还有十九万多,十九万多就十九万多,当时说写下来,都没写,说写下来。十九万多就十九万多,过了一段时间,不给母亲住了,不给她住,我们说房租付给你,你不给她住,房租付给你,(原来住小儿子那里,小儿子不给她住?)他说我要卖房。”

      还有两个哥哥最介意的是,小弟不跟他们两人商量,直接改了拆迁补偿方案。

      徐桂莲的二儿子:“葭沚这里拆迁了,这一天,我们三兄弟把母亲带到拆迁办,都商量好说拿钱,钱拿了之后给她另外买一间,可以拿一百一十万,有结余的话,(一百一十万包括这个房子?)(不拿房,不拿房,一百一十万,)不拿房,只拿钱,一百一十万拿来,买个七八十平方一个人住也可以了,钱还有结余,用了之后,原来还有接近二十万在,用用应该有了,结果,过了一段时间,我字都签了,那时候的那张合同是我签的,拿一百一十万,过几天钱打给你,结果过一段时间,我们都不知道,到半年以后才知道,小弟把母亲带到那边又改签了。”

      原本说好的只拿现金,现在变成拿房子和部分现金。看起来好像没什么不同,但两个哥哥心里不是滋味。他们怕小弟有私心,希望能把老妈的财产捋捋清楚。

      徐桂莲的二儿子:“就是原来十九万钱,现在四十万钱,她住在这里两年了,住在这里已经两年了,这些钱在哪。(就是五十九万的钱,怎么花的,就是这个意思,)存在什么地方,在什么地方,我们都不知道。”

      徐桂莲的二儿子把他的想法说清楚了,那么,小弟是什么想法呢?进入一段广告,稍后回来我们继续关注。

      欢迎回来,因为老母亲拆迁分了房子拿了钱,本来就有些嫌隙的三个儿子闹起了矛盾。二哥把堵在心里的话疑问说了出来,那小弟会是什么说法呢?在徐桂莲面前,关于二哥提出的几个问题,他一一做出了解释。

      首先是关于被拿走的那套房子,小儿子告诉记者,这套房子位于花园新村,面积大概是五十多平方,虽然最早这套房子写的是父亲一个人的名字,但这套房子属于他和父亲两人共有。之后,他更是花了钱从父亲手上买过来的。

      徐桂莲的小儿子:“我跟我父亲是同一个单位,椒江贸易公司,供销社的,贸易公司,那贸易公司当时我在家里最小,我还没结婚,还没结婚,结果这个房子分,是分给我父亲的,这个我说实话,但是这个分的条件,也有我们两个人在贸易公司,所以才能分到,但是公司领导考虑,如果分给我,会考虑其他的人要说,我这么年轻能分到房子,所以要写我父亲的(名字),(实际上是分给你们两个人,但是)写给我父亲的名字,那这个没关系,房子拿到了,我的1993年结婚也在那边,也在那边,那后来,我父亲就是说,你反正也没房子,这个房子就卖给我,卖给我,我当时买了以后,在那边手续都办了,现在房产证我没带过来,也都是我的名字。”

      小儿子表示,父亲和母亲在自己家里,也就是海湾浪琴住了十来年,父亲2016年去世后,母亲一个人住那儿感觉十分孤单,所以才从那里搬了出来。

      徐桂莲的小儿子:“我母亲住在这里,一个人住在那边,不好,年纪大了以后吗,一个人太孤单了,住在那边,所以我想了,我说要么怎么办,要么给她买房子,买房子考虑到也是套房,这个房子拿不到的,那后来的话,就是拆迁办有这个房子分,临时安置房有分,全部拿钱的话这个临时安置房没有的,国家有规定,你拿钱了以后已经是没有临时房了,所以说当时,想了就是要么送敬老院,要么就是拿房子,还有这个安置房分,就这两个能说,那考虑到送敬老院外面要说,三个儿子把母亲送到敬老院去,不好说,所以说决定拿小套的房子,七十平方,最小最小的。”

      对于这一点,徐桂莲也进行了佐证。

      徐桂莲:“不是赶出来,我自己要,(自己喜欢,因为住在那边,面积大,但是比较孤单,没有人说话。)就是就是,(人比较寂寞。)”

      另外,小儿子否认了父亲有十九万的钱放在自己这里。他表示除去花费,现在还有十二万钱在自己这里。

      徐桂莲的小儿子:“他说我父亲多少钱放在我这里,多少钱放在我这里,是有钱放在我这里,十二万块钱,十二万块钱,这个是怎么回事,这个都是我在照顾父亲的,都是我在照顾父亲,父亲也很相信我,也很相信我,所以这个有钱以后的话,叫我存在另外一个地方,利息高一点,如果是存在存折里面活期的话,只有很低很低的利息。”

      调解员林文虎认为,小儿子改签拆迁补偿方案,应该让两个哥哥也知晓。但小儿子说,改方案是母亲的意思。

      话都挑开说明白了,接下来的沟通会不会顺畅一点呢。进入一段广告,稍后回来我们继续关注。大屏:有小儿子的多人镜头

      欢迎回来,接下来我们继续关注这起三兄弟的矛盾。问题都已经摆上台面了,林文虎把三兄弟以及三兄弟的叔叔一起叫到了房间,大儿子当场反驳小儿子,老爸分到的房子,一开始是没有你的份的。

      徐桂莲的大儿子:“就我爸一个人的,我都问过的,你说他两个都有,这话就错的,我跟你说,我不承认,我有人,他现在还在那里,我可以带你去。”

      徐桂莲的小儿子:“第一,这个房子我有份没份,反正房产证都是我父亲的,但是九几年,我记不清了,我从父亲那边买过来了以后,属于我了,就是这么情况。”

      关于房子谁有份这个问题,三兄弟的叔叔劝了徐桂莲的大儿子几句,让他不要这么计较。

      三兄弟的叔叔:“事情过去这么多年了,不管你爸一个人的也好,跟你小弟两个人的也好,过去了,到底何种,你爸跟你小弟,怎样的处理方式,没人知道,你知道,我知道?都没人知道,房产事实转到你小弟名下,这是事实,以前从经济上交易也好,没经济交易也好,我认为两种方法,一种没经济交易,你爸也有权,小儿子没结婚,这房子你拿去住,也有权,这是没经济交易,那么假使经济交易,小儿子你钱给我一点,或者拿出一万两万三万,那时候钱值钱,没人知道,事实过去了,今天坐在这里,把事情说明白,你们姿态(高点)。”

      另外,关于父亲留下的是十九万还是十二万,双方意见不统一。小儿子表示,父亲过世后,所有的收入和支出他都记在了账本上。

      徐桂莲的小儿子:“因为我们要看账,靠头脑记的话,有些时候也记不清楚,看账可以的,父亲当时过世的时候,银行卡里面还有49391块6毛,就是五万块钱差几百块钱,(这个存折基本上吻合,现在就12万的现金你们讲好了,)这里是五万块钱,还有一本存折,妈妈,还有一本存折,这个一万块,去拿出来,还有一本存折,还有一本存折。”

      最后,在调解员林文虎和叔叔的劝说下,三人同意以目前还有的十二万为准,为了让三兄弟对母亲的财物心里有数,林文虎建议三兄弟每个月轮流把开支记下来。

      林文虎 台州市人民调解协会副秘书长 调解员:“这样,就是这个轮流,轮流的就是要你们记账,平时的照顾,不要因为轮流到大兄弟了,我二兄弟,三兄弟就不来了,不是这个意思,生活上的照顾还要来,还要来。我是这样,你说说对不对,他们也经常看望,我们讲,对老人的照顾,不但是,(现在就是这样子在弄,你问他自己,)好的,我们现在就把它定下来,对老人的,我们讲,赡养的话主要包括两个方面,第一就物质上,物质上就经济上,对吧,经济上现在她有钱,不需要你们拿出,那么第二个层面,就是精神上,你们就是说,说白了一点,常到这里来走走看看,陪老人说说话,就是这个意思,老人怕孤独,真的,总有个人来,特别是你们儿子来,谈谈心,问寒问暖,老人心里就高兴,所以老人的要求也不高,所以说你们轮到的多走一点,没有轮到的也要经常到这里走走,我看你们几个兄弟要做到这一点,让老人高兴,让老人晚年幸福,晚年快乐。”

      三兄弟的叔叔建议三个兄弟要多沟通,特别是关于母亲的事情,更是要三人心里有数。

      三兄弟的叔叔:“你们三兄弟缺少沟通,有些地方我嫂子造成的,不是说责怪她,岁数大了,有的地方的事情,做大事情,应该让三个人都知道,不能谁到谁做,有这个毛病,你如果取钱,存钱,这是大事情,不能说他们不知道,这种大事情,应该三个人都知道,你不知道的话,造成隔阂。”

      老话说,手心手背都是肉,但家务事,一碗水端平何其困难,五根手指还有长短呢。一家人,和和气气最重要。现在,对于轮流记账的方案,三兄弟都表示接受。大民也希望他们接下来能够抛弃前嫌,重拾骨肉亲情,对母亲,要多关心,多问候。别等以后,留下遗憾。这是对母亲最大的安慰。

    文章来源:大民讨说法
    0 /300
    验证码,点击更换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