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新闻综合频道 > 大民讨说法

温岭:敲坏的牙齿怎么赔?

大民讨说法 责任编辑:泮昊 台州在线 台州网络电视台 发布时间:2019年04月09日 09:26 阅读次数:137次
  • 精彩推荐
  • 今日热点
  • 往期节目
正在加载…
"扫一扫" 随时随地看台州在线
用手机扫描上面的二维码,下载无限台州APP用手机扫描上面的二维码,您可以关注《台州在线》微信公众号
    字号: T | T

      近日,温岭的李先生反映,自己的儿子在学校课间跟同学嬉戏打闹的时候,被一个男同学把牙齿撞掉了半颗。关于后续赔偿问题一直跟对方学生家长协商不下来,希望通过大民调解一下。

      李先生的儿子小宇今年九周岁,在温岭城西小学上三年级。2月21日这天,他像往常一样跟同学在走廊里嬉戏打闹。

      李先生:“他出来,一个同学在走廊上走,后来他碰了他(同学)一个屁股,他那个同学当时没有什么反应,后来我儿子去教室里面,教室里面走进去,另外一个同学,就是碰了他屁股这个同学进来,把他的头压在墙壁上,头撞。当时牙齿直接掉下来了。当时同班同学都看到了,嘴巴里都出血了,这么个情况。”

      等到小宇放学回家,李先生一看,哎呀,牙齿掉了半颗。

      李先生:“我问我孩子,你这牙齿怎么掉的,他告诉我是在学校里面被同学撞了,后来我问他,你同老师说过了没有,老师看到过没有,后来他说看过了,后来我就直接打电话给老师,老师说他说不知道,你孩子牙齿掉了,我不知道,你孩子也没有给我说过。”

      当天晚上,先生就带孩子去了医院做了简单处理,第二天又去医院看了一下。

      李先生:“牙根有可能损坏掉了,整个牙齿以后,等到他十八周岁的时候,可以换牙,现在不能换。”

      李先生不高兴了,第二天,他去学校跟校方协商后续的处理方案。

      李先生:“我把病历单拿到学校里,和校长说了,说了他当时给我说和对方谈一下怎么去处理这个事,我说可以,到下午五六点的时候,他过来给我说,他对方只能出八千块钱赔给你的医药费。后来我说这个价格太低了,医生说过现在补这个牙,牙齿卖给你就要一万多,还有后续的治疗费加上去,起码要两三万块钱,后来我把这个情况告诉了校长,校长说这个我要和他协商,后来大概过了一个星期多,我又打电话给校长,校长说他对方现在还没回话。”

      由于校方后来就一直没有再联系李先生,李先生希望可以通过我们栏目居中协调。

      李先生:“现在我的诉求,就是希望,现在牙齿不能补,我孩子还有再过九年(才可以补牙),九年过去,牙齿价格是挺贵了,价格肯定比现在高很多了,我的意思是说,让我孩子受痛无所谓,但是不要让我孩子受痛还要亏钱。我的意思是可以的话,等到十八周岁给我儿子补牙也可以,不可以的话,一次性解决,现在牙齿价格都差不多要两万块钱。”

      在了解了李先生这边的情况以后,记者电话联系了李航宇的班主任李老师,他说牙齿是在孩子玩闹的时候碰掉的。

      小宇的班主任 李老师:“就是几个孩子在抱着胳膊在玩游戏,玩的时候是下课的时候,我也没在教室里面,他们在走廊上面,就是小宇先是追小孔,然后小孔反过来追他,把他的头撞在墙壁上面,然后牙齿脱落了,这样一个情况。然后第二天我们就组织家长协调赔偿的问题,双方家长都到学校里面谈,谈了好久,电话里也沟通了很长时间,沟通了很久,最后谈成是撞人的家长赔偿8000块,然后这个小宇父母亲也同意了。”

      李老师告诉记者,校方是2月22日星期五给双方家长协商最终定下8000元的赔偿金,但是原本定在2月25日星期一签订赔偿合同把事情解决掉,可李航宇的家长又变卦了。

      小宇的班主任 李老师:“星期一上午,我们林校长打电话给李航宇的爸爸,说让他过来签下合约,他说再考虑一下,过三个月之后再检查一下,到医院检查之后,情况怎么样我再告诉你,这样说的话,我们校长也同意了。”

      现在,三个月还没到,家长有了新的要求,李老师联系了分管德育的林副校长,和记者一起到会议室协商这件事情。

      林副校长:“如果你8000块钱不满意,那么你可以提出来,那么我来跟对方家长谈,我相信对方家长也是能够有一个态度的,我一直在那边表态,我说实在是对不住,你的孩子牙齿断了,痛是你的孩子痛。//然后他心里面就想不过去,可能就是觉得心痛吧。我们要抱着解决问题的态度来,我们学校里面一直在跟你说,跟你处理跟你解决,你有要求,你可以提出来,是这么一个情况。所以到今天为止,我们也在想,学校里面我们几个一直在关注着这个事情,也不是说不理不睬,学生发生的事情,学校里面怎么可以不理不睬。”

      林副校长说,学校从来没有说把这件事情晾在一边,校方一定会努力做好双方家长的工作。

      林副校长:“我当时其实就说得非常清楚,我肯定还要再沟通一次的,因为这个事情8000块你没接受啊,他肯定要赔你的,这个沟通肯定要再沟通一次,现在我把话说到这里,即使不通过你们(电视台),哪怕你什么时候到学校里来,我肯定还是要听你的意见,再进行一次沟通。一次沟通不了的话,两次,两次沟通不了三次,这些问题都好讲的,双方都是学生家长,学校参与其中的话,肯定是尽量地让双方都能够接受,双方坐下来,我们体体面面高高兴兴地把这个事情坐下来解决。”

      过了几天,记者电话联系林副校长,林副校长短信回复:此事现在由温岭市校园纠纷调解委员会协调解决,学校没有什么可回复的。随即,记者电话联系了温岭市校园纠纷调解委员会负责给这件事情调解的王老师。

      温岭市校园纠纷调解委员会 王老师:“这件事情已经解决了,这个事情你们不需要关注,具体你们找教育局好了。”

      王老师说了这么一句就匆匆挂了电话,记者电话联系了李航宇的家长李先生,才得知,3月20日,校园纠纷调解委员会组织双方家长坐在一起就赔偿问题做了进一步的协商,最终对方家长赔了12000元。孩子小,嬉笑打闹是难免的,也正是孩子小,不会判断是否危险,有时嬉闹中就会受伤。这里大民也提醒广大家长老师,孩子的安全教育,一定不能放松。

    0 /300
    验证码,点击更换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