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新闻综合频道 > 大民讨说法

椒江:十年承包到期 养猪场何去何从

大民讨说法 责任编辑:泮昊 台州在线 台州网络电视台 发布时间:2019年04月09日 09:04 阅读次数:113次
  • 精彩推荐
  • 今日热点
  • 往期节目
正在加载…
"扫一扫" 随时随地看台州在线
用手机扫描上面的二维码,下载无限台州APP用手机扫描上面的二维码,您可以关注《台州在线》微信公众号
    字号: T | T

      椒江的张阿伯是一名养猪大户,十年前,他向三甲街道金家村承包了一片土地用于养猪,今年年初,承包期限到期,村里将该片土地重新以招标的形式招租,但作了规定,不得用于畜禽养殖,张阿伯傻了眼,地就没租下来,张阿伯觉得,十年前自己投资了好几百万,现在不能养了,这些废弃的建筑和设备,损失不能由自己一个人承担。

      2009年1月,张阿伯向椒江区三甲街道金家村租下了43亩地,建造了军芳生猪养殖专业合作社,承包期限为10年。

      张贤宜:“椒江区为了要搞一个生猪养殖基地,养殖基地必须要三家以上,我们同块地前面有两家,带我这一家三家刚好。猪场弄起来外面看看我们的最漂亮,设施也是我们的最齐全,上面来检查都是来我们猪场。”

      张阿伯说,十年前,这里地理位置偏僻,人烟稀少,是个投资养猪的好地方,为了做大做强,他借钱投资了700多万元,用于建造栏舍,购买设备、母猪等等。

      张贤宜:“房子有6000平方米,母猪有280头,存栏按照畜牧局给我们规定是2400头,实际不止2400头,母猪280头,一只猪生10只也有2800头。总的投资算上母猪、产床各方面设备、基建投资一共有700多万投下去。”

      十年来,军芳生猪养殖专业合作社的周围大变样了,造了工厂,修了大路,今年1月,张阿伯与金家村的承包协议到期,村里发布了招租通告,将该地以投标的方式进行招租,招租通告中规定:此地不得用于畜禽养殖,这样一来,张阿伯的生猪养殖专业合作社被排除在了招租范围之外。但是,张阿伯翻出十年前的这份协议书,指出其中一条规定,若自己要继续承包,村里在同等条件下要优先承包给自己。

      张贤宜:“招标文件里(规定)不得用于畜禽养殖,等于说排除我,因为早先批给我是建栏舍专用,区政府公告也是建栏舍,你说时间到了我不租,我合同如果写着是你的,我也没话说,合同上如果没写着十年后同等条件我(优先)承包,也没办法,我房子建在这,10年后我不承包不需要了,我怎么承担得起,根本承担不起,我负债上下三代还不完,老百姓哪有那么多钱。”

      由于没有租下该地,军芳生猪养殖专业合作社目前已暂停经营,对于这些留下的建筑物,张阿伯想要个说法。

      张贤宜:“他就说将承包土地恢复原状,那你说不租给我将承包土地恢复原状我想想没这个道理。我的房子造了582万,单单房子,母猪都不算,建筑物和设备,(你的意思是建筑物和设备的钱要他折价给你)肯定要折价折给我,不折价我根本没办法生存,我的房子造在这又不是一张桌子一张椅子,不是车开走就好,我建筑物移不了/现在不给我养,建筑物总要给我处理,我们没什么大要求。”

      在张贤宜当年的计划中,这地想当然就是继续租给自己养猪的,所以持续投入,没想到,十年时间,社会大发展,郊区变城区,养猪的大环境没以前宽松了。那么,他补偿的要求合理吗?村里是怎样一个说法呢?

      十年前受鼓励的养猪大户,十年后,场地不能续租,张贤宜不甘心,想要向村里要补偿,这个要求,村里能答应吗?记者来到了椒江区三甲街道金家村支部委员会,办公室大门紧闭,于是记者电话联系了村党支部书记阮孟林。对于招租通告上的“不得用于畜禽养殖”该条规定,阮书记如下解释。

      椒江区三甲街道金家村党支部书记 阮孟林:“不管谁租,谁租都一样,我说只要钱进就行了,街道里面基本上他们领导都打我电话打过了,他说无论如何区里面规定了,这边是沿海大道,这边是洪家场浦,不能租给他(搞养殖)了。我们也没办法,讲句实话我们只要钱,因为我们是贫困村,我们村里面不管谁租都是一样的。”

      阮书记告诉记者,因为张阿伯执意要养猪,就没有参加投标,目前,该片土地已经被他人租走,用于养殖畜禽之外的其他用途,其实如果他也来投标,并承诺不用于畜禽养殖,还是有优先权的。

      椒江区三甲街道金家村党支部书记 阮孟林:“他没有来投,他来投优先规定给他,这在法律上我问律师了,律师也是这样讲的,投标之前已经讲得很清楚了,(你的意思是他没有来投就没有这个资格了)没有来投就没有资格啊。”

      那么,对于张阿伯提出,将建筑物与设备折价赔偿的要求,村里是怎么回应的呢?

      椒江区三甲街道金家村党支部书记 阮孟林:“我们不管的,你不要跟我讲这个东西,你们电视台有人帮能处理就处理,处理不了就算了,因为我们不管这些东西,我们就把地还给我们,你该拆拆掉,该留的留下,你就把地标给农田就行了,(那你们不管的话应该找谁去管这个事情)你跟政府讲,他向政府要钱又不是问村里,村里不可能给你钱,我租了总共10年时间,第一年租三万多,前五年三万多元,第六年开始租四万二,你算算多少钱,10年我们租多少钱,我们还把你房子买下来,笑话吗。”

      之后,记者从椒江区三甲街道了解到,2016年,因军芳生猪养殖专业合作社配套环保处理设施未建成,影响周边环境,台州市环境保护局曾对其下达过行政处罚决定书,对其罚款62000元。街道相关工作人员表示,不得用于畜禽养殖,只是街道给予村里的建议,具体以村里实际发布的招租通告为准,承包期十年到期,村里有权收回土地,重新招租。另外,在2011年,张阿伯妻子王女士与村里签订了一份《土地复耕协议书》,上面规定只能在该地上建造简易的临时性用房,对于王阿伯提出赔偿的诉求,街道不予支持。

      调解员林文虎认为,随着城市的发展,猪舍边上的现代大道已经是台州市主城区的主干道,从城市规划和环境美化来说,这个地方已经不适合养猪,村里也有权利对土地的使用方式。

      调解员 林文虎:“张阿伯不养猪,用于其他种植业,他同样有优先的权利,现在如果他坚持畜牧业养殖,显然他没有这个权利。”

      那么,张阿伯在多年的经营中留下的建筑物和设备,能否得到赔偿呢?

      据他自己讲,花了500多万元,对于这些钱该不该赔偿,我认为赔偿要讲有依有据,从原来的租赁合同看,(租赁)到期以后,这些东西的处理都没有明确的约定,既没有约定归村里,又没有约定由他自己拆除,都没有约定的情况下,只能由张阿伯自己去处理,况且在2011年,张阿伯这一方跟村里定了一个《土地复耕协议书》,在这个协议书里明确讲到,只能建一些临时性的简易用房,我们的理解就是容易自己拆除,不是永久性的房子,他这个就不属于临时性,显然张阿伯违反这个协议,这是一点,第二个,从村里来讲,他收的租金前5年每年是34000元,后5年是42000元,一共十年的租金我算了一下不到50万,租金收了不到50万,现在说要赔偿他折旧后的两三百万,显然是不现实的,村里也不会拿出这笔钱,所以说张阿伯要想拿回补偿款,我认为是没有依据,于法于情于理都没办法拿到赔偿款,不过我有一点建议,从人性化的角度来讲,考虑到张阿伯实际的状况,毕竟他年纪也大了,养猪养了那么多年不容易,现在的承租方如果要用到这个房子的话,最好房子不要拆掉,以折旧的方式以减少张阿伯的经济损失。

      生意有风险,投资需谨慎,在十年前,张阿伯投入数百万元造房建猪舍的时候,就该考虑到承包到期之后,这些房屋和设备该怎么处理,现在要求赔偿,也是没有道理和依据的。不过,我们也同意调解员的建议,如果新的承包方用得到这些房子,希望街道和村里能多多协商,适当性给予张阿伯一些补偿,以减少他的经济损失。用不到的话,那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0 /300
    验证码,点击更换
    表情